融°

咸鱼佛系,恩,没了。

@休论公道 和好gay友的合绘顺便试试新板子。

【杰裘/裘克性转注意避雷】假如裘克是可爱的妹子2

实证明,杰克并非说说而已。

在昨晚的交流之后,杰克并没有立即开始着手这份额外的“工作”,而是非常贴心地给了两人一点适应的时间。

裘克一夜没睡,卧在床上即使再疲倦,一闭上眼脑子里就浮现出伪绅士那张“臭脸”,其提神程度堪比浓缩咖啡。

然而,这种小事又怎么能阻挡一个工作狂工作的脚步呢。

裘克强忍着困意坐在属于监管者的柔软沙发上,脑袋一抖一抖的,似乎下一秒就能不省人事。

“啊啊,真是烦死了,都怪杰克那个伪绅士!”裘克胡乱揉了揉头发,使得原本就有些凌乱的绿发更像一颗花椰菜了。

今天庄园主让裘克穿了一身绿色的工作服,美名其曰:“护眼。”

说实话,裘克她并没有觉得有多护眼,反而更容易让她想起杰克那套同样绿油油的工作服,尽管那个伪绅士在穿过一次之后就发誓再也不穿这套工作了。

“还好那个老不死的庄园主没把我的火箭筒也涂成绿色。”裘克用衣摆擦了擦锃亮的火箭筒,这看似小孩子玩具一般的玩意儿可是随时都能撞断逃生者的腰。这个有些幼稚滑稽的火箭筒可能是裘克最重要,也最喜欢的东西了。

倒计时结束后,眼前的大厅忽的变换了景色。

游戏开始了。

裘克打起精神,习惯性地扫了一眼右上方显示的逃生者姓名,却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求生者什么时候变成八个了???

裘克懵了一秒,随即被一只抚上肩膀的爪子给惊醒。

“早安,我亲爱的裘克小姐~”

杰克带上了诡异的骷髅面具,一股难以描述的目光从面具上那对豆豆眼中透出来。

裘克顿时一阵恶寒,来不及说明更多,求生者已经点亮了一台密码机。

因为是双监管者模式,求生者的数量也翻了一倍,不过这也意味着需要破解的密码机的数量也会更多。

然而现在求生者只点亮了一台,离着胜利目标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当做是让他们一台机,喂,可别拖后退啊杰克。”裘克将从地上捡到的零件熟练且快速地安装在火箭筒上,然后环视一圈周围的情况,朝着一个方向拉锯过去了。

绿色小丑拉锯的样子并不怎么好看,甚至还有那么一丢丢的滑稽,但杰克却看得一阵呆愣。

裘克现在是笑着的,虽然隐藏在那张涂满油彩的面具之下,但杰克敢打包票裘克绝对是笑着的。

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的愉悦连一个傻子都能感觉到。

听着裘克狂妄刺耳的笑声,杰克活动了下指刃,轻笑一声加入了战局。

双监管者模式求生者破译密码的速度快了很多,但两位监管者也不是吃素的。

特别是那位战绩从来都是大获全胜的小丑。

双监管者的好处不少,至少对裘克来说是好处。杰克的被动雾区加快了她发现求生者的速度,而杰克虽然偶尔会心情好地放掉几个求生者,但开膛手的战斗能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很快,两人就挂死了四个求生者,剩下的四位分别是佣兵奈布,前锋威廉,空军玛尔塔以及盲女海伦娜。

裘克与杰克交换了个眼神,共同奔着有着羸弱buff的海伦娜奔去。

密码的数量还剩一半,而剩下的四人除了拥有超强破译能力的海伦娜都或多或少有着破译方面的短板。

结果可想而知,大获全胜,一个都别想逃。

“哇!双监管者模式真是太变态啦!”艾玛趴在等待大厅腐朽的木桌上,向着她的天使艾米丽抱怨道。

“确实,裘克和杰克的组合还真是让人毫无招架之力。”艾米丽有些心疼地揉了揉艾玛被火箭筒撞成青紫色的手臂。

“我总感觉今天裘克的心情并不怎么美妙,杰克也是。”律师莱利伸出一根手指推了推金丝眼镜,将有些凌乱的衣领重新理好。

平时都会放走求生者的绅士今天似乎中了魔障,不仅是平时爱哼唱的曲调消失了,连带着指刃看人的力道也大了许多。

“嗯……这个模式的规则是今天才出炉的,也许还应该改一改。”玛尔塔皱着眉头活动了下受伤的肩膀。

tbc.

——————

对不起各位鸽了这么久,我杀我自己。

这章是个过渡,为了让两个人更了解一点对方方便进行下一步。:)

混更一波,对不起大家文暂时塞住了估计过个两天应该能憋出来。( Q q Q )。

【杰裘/裘克性转注意避雷】假如裘克是可爱的妹子。

“不可能!”正在悠闲品味着下午茶的绅士毫不犹豫地否认了这一设想。“那种粗鲁狂妄凶残暴力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和温柔可爱的妹子一词沾上关系?”

“呃……看来你对裘克的意见挺大的呢。”厂长里奥一边摆弄着手中精致小巧的人偶一边在为自己同事之间的友好相处而发愁。“你只是看见了表面,杰克,为什么不尝试着去了解一下裘克呢。”

“确实,如里奥所言,我认为你俩都需要各让一步,毕竟都是要相处很久的同事……”瓦尔莱塔用义肢敲了敲茶杯的杯沿,发出金属和瓷片碰撞的清脆响声。

“妾身也认为应当如此。”美智子轻抿一口温热的红茶,用折扇遮住了半边面颊,不知露出了什么表情。

“啊。真是烦死了。”杰克有些烦躁地抓抓头发,“你们为什么都跑到我这里让我去了解那个疯子而不是让那个家伙放弃和我发生一些无谓的争执?”

“发脾气可不是一个绅士应该具备的品质。妾身以为你应该先退步,毕竟裘克可是个小姑娘。”美智子遮住脸颊的扇面动了动,深邃的瞳孔中透出明显的正经。

就连一旁沉默着的班恩都点了点鹿头。

“……”谁来告诉他一下为什么他的设定是个英国绅士啊??

“都说了那个家伙绝对不会是女孩子!我才不会对一个粗蛮男性让步!”杰克仿佛在为自己做最后一点争辩。

美智子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去问问裘克呢。”

裘克确实是个女性,货真价实的。

最初发现这一事实的是里奥,毕竟对于一个养过女儿的父亲来说看出一点小女生的行为还是很容易的。

就比如会不经意地将头发别到耳后,或者用餐后会不自觉地将餐具摆放整齐,而且里奥经过仔细观察后发现,裘克除了那张涂着厚厚油彩的面具之外其他的东西都整理得十分有序,裘克还会每周做一次大扫除。这都不是一个正常男性,不,一个男性疯子会做的事情。

得出这个结论之后,里奥拜托了看起来最好交流的美智子去探探这件事的真实性。美智子也十分干脆地去当面询问了裘克。

当事人裘克给出的回答是:是的。

当美智子问出这个疑问的时候裘克没有迟疑直接给出了答案,之后还一直持着一副“性别顶不了什么卵用与其浪费时间解释这个问题还不如工作的时候多送几个求生者上天。”的态度。

“裘克还真是不懂男人的心思啊……”美智子摇了摇头,之后也没再和工作狂裘克进行过私下聊天。

但是有个女儿的好爸爸里奥认为这件事不应该这么草草了结。

“女孩子享有的特权可不少!我们可不能对裘克这样一个可爱的小女孩像对待大男人一样!她应该受到爱和呵护!”

其他监管者总算知道那个整天拿着工具箱精力充沛拆椅子的小女孩是怎么被培养出来的了。

裘克不说,自然有别人帮忙说,没过几天,全庄园上下几乎都知道裘克是女孩子的消息了,甚至是那个整日没心没肺的乐观派威廉都略有耳闻。

哦,除了杰克。

关于裘克的任何消息杰克一直都自动屏蔽掉,和裘克的交流也仅限于每次在对方加班后的一顿冷嘲热讽。

这也就是杰克至今也保持着一副“裘克绝对不可能是女孩子”态度的原因。

下午茶时间过后,杰克花了几个小时来思考其他监管者们对他提出的意见,但无论他怎么想,也绝对无法想象那个和他战斗力持平甚至还略胜一筹的小丑居然是个女孩子。

与其在这里思考消息的真实性还不如直接当面问问。

这是杰克得出的结论。

这也有了杰克蹲守在大厅里等着裘克下班的场面。

对此其他监管者也都表示:你就开心就好,你要真不信我们也管不着。

裘克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每次轮到她值班的时候必定都会工作到傍晚。

如果不是那群兴致勃勃的求生者也累到不行要回去吃晚餐的话,裘克绝对会一直不停地工作下去。

毕竟业绩第一的名号可不是每天喝喝下午茶听听音乐就能得到的。

“吱嘎——”沉重的大门被打开,拿着火箭筒的身影卷着一股清风走进大厅,本来工作了一整天有些疲倦的裘克在看见了大厅中央坐得端正的消瘦人影后清醒了不少。

“杰克?你脑子没毛病?”裘克有些疑惑,但嘲讽杰克似乎更加重要。

“……”杰克没有吱声,但他刚才确确实实听到的是有些沙哑的女声,而并非男性青年的声线。

其实裘克的声线偏中性,属于那种雌雄莫辨的声音,好听却不刺耳,有磁性却不过于低沉。而长时间没有喝水导致的沙哑却使得裘克的声音朝女性的方向偏移。

这声音真是该死的性感(x

此时杰克真是想戳瞎自己的双眼。

身为一个合格的绅士居然在一个女性面前如此没有风度简直就是杰生耻辱。

然而裘克并不知道杰克的内心活动,她上前几步似乎是想看透这个“伪绅士”面具后的表情。

“喂,伪绅士,装什么死呢,平时不是直接上家伙招呼吗,怎么,吃错药了?”

裘克的话语就像是魔咒一般窜如杰克脑海中循环播放良久不散。

然而裘克还没能厉害到透过面具看到杰克纠结的脸。

“喂,听我说,裘克。”

“哈?”

“你是不是女人。”

“……”

一阵沉默过后,杰克越发确定了裘克是女性的事实。

“啊……是又怎么样,怎么你们最近都在问这个问题,先是美智子,然后是艾米丽和艾玛,连你也跑来问我无聊的问题。”

裘克似乎对这样的行为十分不解,今天上班的时候那些求生者看自己的眼神都有些微妙,连那个经常和自己互撞的威廉都难得地乖乖修机去了。当然,这也并没有为她的工作带来困扰反而没了捣蛋的家伙工作变得顺利多了。

“……抱歉。”杰克冷不丁地冒出这么一句。

“你要做什么?”裘克心觉奇怪,杰克的想法她实在是猜不透。

“我说抱歉,在为我以前对一位女性如此不敬的行为道歉。”

“……喂,你不会是受了什么打击了吧,还是说被奈布砸板拍傻了?”裘克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和杰克的相处方式突然发生改变让她一时适应不过来。

杰克花了很大的力气来控制住争辩的欲望。

“作为补偿就请让我来教会你如何做一位合格的淑女吧。”

未完待续。

——————

裘:我能不能拒绝。

杰:不能哦这是剧情。

被安排地清清楚楚。:)

这里是咸鱼阿融第一次发文紧张地要死。

对不起组织我只会画草图。
大概是性转吧(x